<thead id="vx19x"></thead>

<address id="vx19x"></address>

<nobr id="vx19x"></nobr>

<track id="vx19x"><meter id="vx19x"></meter></track>
<address id="vx19x"><meter id="vx19x"><cite id="vx19x"></cite></meter></address>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新聞 New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租金太高部分服裝商家撤離春熙路 黃金珠寶進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本站 作者:管理員 日期:2014-08-16 19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記者走訪發現,主打休閑服飾經營的成都春熙路在悄然變臉,特步、海霸等出售休閑服裝的店鋪關門,取而代之的則是以售賣黃金珠寶為主的商家,在短短半年內已占據了整條街約1/5的店鋪。特別是愛戀珠寶,在短短500米的步行街上,居然有3家大小不同的專賣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寸土寸金的成都春熙路,黃金珠寶店不斷推出新店,而休閑服飾商家陸續撤離,原因何在?是黃金珠寶銷量猛增,還是因服裝經營在春熙路舉步維艱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金珠寶布局春熙路 高利潤才能支撐高租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日前在現場看到,目前春熙路上的黃金珠寶店眾多,除了愛戀珠寶有3家店外,知名珠寶品牌周大福在春熙路也有兩家店,分別位于街道的左右兩側,前身均為服裝店。在春熙路和新街后巷子交界處,還有六喜珠寶店,該店的前身是休閑品牌特步的專賣店。問及為何進軍春熙路,六喜珠寶的銷售經理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,“我們是在香港注冊的珠寶公司,在四川二三線城市都有大量的店鋪,進軍春熙路就是想搶占宣傳點,以擴大在全川的影響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戀珠寶成都區企劃部經理范強接受采訪時表示,在寸土寸金的春熙路開店布點,主要是從品牌未來的發展戰略考慮,“首先,春熙路每天的人流量龐大,愛戀珠寶的店面又采取‘大店’模式,這不僅吸引了一部分消費者入店消費,而且也讓消費者對我們品牌有所認同;其次,駐扎春熙路,對加盟商來說至關重要,這會讓他們對我們品牌更有信心,畢竟誰都愿意和有實力的品牌合作;第三,是與我們今年的戰略部署有關,今年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從布局全川,升級為以成都為點輻射全國,春熙路每年接待的外地游客數以百萬計,在這里形成‘店鋪網’比單純的廣告更有影響力。”周大福品牌方表示,在春熙路兩側同時開設兩家店,除了宣傳品牌知名度,更希望引發消費者的好奇心,從而關注該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在春熙路摸爬滾打10余年,現主營女裝的胡經理卻又有不同看法,他告訴記者:“對于春熙路,每個商家都想涉足,但是有心的經營人會發現,春熙路的經營門類在不斷變遷,利潤高的強勢行業在不斷取代低利潤行業的口岸: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眼鏡店;2000年以后的化妝品;后來是亞運會、奧運會成功舉辦后,安踏、李寧、361度、阿迪達斯等運動品牌不斷登陸春熙路;這兩年黃金珠寶又在搶占優勢口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黃金珠寶商鋪現在春熙路遍地開花,或許因為其利潤率遠遠高于傳統服飾等行業,才能夠支撐春熙路高達2000-3000元/平方米的月租金。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近幾年珠寶自身每年都在升值,使得商家周轉不需要太快就能賺錢。而且許多消費者認為,購買珠寶和黃金有一定的保值甚至升值空間,在沒有更好投資渠道的環境下,購買珠寶黃金也是個不錯的選擇,因而其市場在不斷擴大。而服裝由于季節性太強,需要快速周轉,加之總體消費低迷,以及電商網購沖擊越來越嚴重,傳統服裝店鋪的經營收益在不斷萎縮。比較而言,黃金珠寶經營受電商的沖擊還比較小,人們習慣去實體店購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裝生意舉步維艱 換場地經營迫不得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對于黃金珠寶店來說,服裝經營的利潤更低,要支撐起春熙路的商鋪經營非常不容易。由于從原料到人工成本的普遍提價,加之市場競爭壓力加大,從2010年起,不少服裝行業就已經出現“逃離一線城市”的苗頭。近期,記者從不少服裝品牌商家了解到,無論是“走下去”還是“穩下來”,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羽晨服飾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總經理賴國永表示,現在德陽、綿陽、樂山等二三級市場,也早已從原先的相對“凈土”變為新的“戰場”,“服裝業的逐年下滑,已經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,不單單是在成都,在整個四川市場可以說經營都非常艱難。以100平方米的店鋪為例,在綿陽的一類口岸,一年的租金已經漲到100萬元左右,而其他二類口岸,年租金也都已經基本突破50萬元。即便是在縣城,租金也都在20萬至30萬元之間,加上轉讓費、裝修費和人工費用等,服裝專賣店的利潤就很薄了。不過,相對于成都春熙路的房租,這還在服裝業可接受的范圍。轉戰省內二三線城市,實屬迫不得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事服裝代理多年的繆布月向記者表示,“除去表面看到的現象,服裝業季節轉換快,代理商的風險也很大,因此他們不再愿意在春熙路高價租鋪。而且全國很多銷售上10億元的服裝企業,今年也已經萎縮到三四個億的銷售,難以養起春熙路的旺鋪了,哪怕它的形象宣傳效果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還了解到,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即使在市州,服裝行業經營也受到不斷上漲的租金影響,黃金珠寶行業也在不斷搶占優勢口岸。射洪最大的女裝代理商陳經理表示,即使在二三線城市,服裝行業不僅要擔心自身的銷售壓力,更要擔心年年上漲的店鋪租金。“由于現在珠寶行業進入了市場強盛期,所以我們在選擇店鋪時,一定要注意同一商業街上有沒有珠寶店,因為他們的出現通常會把當地的商鋪租金炒高,畢竟相對服裝行業的庫存壓力、市場壓力來說,珠寶行業的風險相對較小,加之有較高的利潤,在銀行貸款方面也要容易些,這也就使他們對于店鋪租金的承受能力更強,商鋪業主提價,他們受得了,可我們服裝經營商家就受苦了”,陳經理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慣了這些變遷的錦江區外宣辦則表示,這些現象都是非常正常的商業行為,不足為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一家之言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租金之痛,誰堪承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姜必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叫黃金口岸?什么叫寸土寸金?或許,在成都春熙路,不斷“變幻大王旗”的商家可以給你答案,但其中或多或少有一些苦澀與傷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平方米的月租金,可以高到多少?據專業人士調查,春熙路最高租金已飆升至每月4000元/平方米,這里普通商鋪的月租金也在2000-3000元/平方米,完全超乎筆者的想象:要做什么生意,才能有如此高的收益,支撐如此高的租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遍春熙路,幾十平方米的小鋪面并不多,多的是面積上百甚至上千平方米的大商鋪。假設普通商家的店鋪面積就100平方米,月租金3000元/平方米,這樣一個店鋪每月的租金30萬元啊,一年的租金就360萬元啊,如果加上物管、水電費、經營稅費、人員工資、進貨成本、倉儲成本,不知商家要賺多少錢才能支撐?假如這個商鋪經營休閑服飾,零售價多為100-300元,很少單件售價超過500元,有的售價甚至就三五十元。假如這些服飾每件的利潤為50元,如果只支付租金,相當于每月至少要賣6000件,每天要賣200件;如果每月加上其他各種成本10萬元,相當于每月至少要賣8000件,每天要賣267件,不知春熙路的服飾店是否都有這樣的業績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筆者看到春熙路以及鄰近的總府路、華興街、梓潼橋正街的店鋪不斷 “變幻大王旗”,一年之間幾乎要換四五次商家,實在有些迷茫,實在有些心疼——單是店面裝修,動輒就要花數十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以華興煎蛋面聞名的華興街上多是中小型餐飲店,因為距離工作單位近,筆者也時常在華興街草草果腹,每到黃昏顧客稀少,和店老板們聊到收益時,他們大多長吁短嘆:“生意難做啊!”而過不久,往往兩三個月之后,很可能店家就已易主。若問華興街的租金,多在每月200元/平方米之內,還不及春熙路的十分之一。其實,華興街與春熙路,相距不到500米。華興街的生意如此艱難,春熙路也就可想而知了。生意難做,難在哪里?難在商家的經營成本太高,難在經營收益太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,在開發商的圖畫中,春熙路、紅星路步行街是流金淌銀之地,土地價格在2007年曾創出8800萬元/畝的“神話”。不過,從春熙路地鐵口的商業項目看,目前的經營簡直有點 “門前冷落鞍馬稀”,即使有匆匆的人流,但留下來購物消費的人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對休閑服飾,黃金珠寶的利潤更高,但其消費者遠不及服裝消費者眾多,能購買黃金珠寶的消費者畢竟是少數。盡管春熙路是成都乃至全川的黃金口岸,但黃金珠寶經營商能走多遠,能堅持支撐多久的高昂租金?或許一年半載就會給出答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成都牛車消防通道停12小時 業主垃圾砸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成都千家理財公司亂象叢生 非法投資理財將被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选五任三技巧